• 搜索:
愛看美文網:打造最干凈唯美網絡美文閱讀社區!

皇家社会老板:煤場上的截肢女孩 白夜弦

作者:煤場上的截肢女孩 來源:煤場上的截肢女孩時間:2017-01-31 18:02 閱讀: 次   我要投稿
 
  煤礦的陽光非常猛烈,中午的石頭灼熱得可以煎蛋了,烤著這女子的赤足。
 
  這女子是場上唯一沒有穿鞋子、沒有穿?;な痔?、沒有穿安全帽在場上干活。
 
  那女孩是煤礦唯一的女人,她赤身露體拉著車,車上放著堆成山一樣的煤,對周圍的工人來說,已經是正常不過的事。皮膚直接曬在猛烈日光底下,赤腳摸著砂礫滿佈的斜坡,忍著痛踩下去,把拖車上的煤丘拉上斜坡。
 
  煤礦工人都是粗獷滿身汗臭的男子,只有這名女子,目無表情地拉著煤車。
 
  她沒有名字,工頭只會叫她肉包子,因為她拉車時得很厲害。
 
  如果認為逼一個十七歲少女地拉煤車叫做不人道,那么,再描繪下去的情形應該叫做殘忍了。
 
  這個少女被截了肢的,她失去了雙手,肩膊伸出的上臂的一半以下被斬去了。
 
  她不能用手擦走額頭上的汗珠,不能撥開刺著眼睛的劉海,不能搔沾了煤的皮膚發出的痕癢。
 
  也不能有任何遮掩,任由自己的身體成為煤礦場的風景,事實上,每個工人經過她身邊時,也慣性伸手揉捏她。
 
  工人都是粗人,抓捏得很粗暴,每次五指陷進她的中,她都痛苦地叫出來。慢慢的,每天早上、中午到晚上,肉包子習慣了被抓,學會了省點氣力叫,留點氣力拉車,把痛楚與屈辱都吞到肚子里,可是,工人們以為肉包子耐痛了,便加大力度搾捏直到她叫出來才有成功感。
 
  失去雙手怎拉車呢?她剩下的一小截雙臂便起作用了,手臂用各用四枝長螺絲緊緊釘在拉車的扶手上,是度身訂造的,扶手高度剛好。正確來說,肉包子是跟拉車完全桿在一起的,拉車待命時她就只能直勾勾地站在前面。
 
  晚上睡覺的時候,別說是從那鏽跡斑斑的拉車解放下來,她連坐下的權利也沒有。
 
  十幾個煤礦工人坐在臨時帳蓬下吃著晚飯,說是晚飯,也其實只是麵包和水,工人們顧不了手上沾滿煤屑,連煤屑跟麵包吃進口中。
 
  大傻望望外面,那女孩的在夜空的剪影下直勾勾地站在外面,一動不動。
 
 
  今晚煤塵很大,又冷,沒人想出去。
 
 
  這女人欠打呢,打了就會熱了。
 
  有辦法,她不是給工頭滿煤碎嗎?要是燒起來保證夠暖。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男人們七嘴八舌地大談如何,大傻卻聽不入耳,他可沒心情跟大家暢談。
 
  嗚唔!
 
  原本站著睡覺的肉包子突然驚醒了,大傻一屁股坐到煤車上。
 
  煤車只有兩個不太對稱的小后輪,大傻糭子一樣的身形坐在煤車上,前面的重量自然壓在肉包子身上。
 
  啊……肉包子想回頭看看究竟是什么壓到車子上了,但雙臀釘死在把手上,身體沒法轉身。
 
  啪!
 
  大傻拿腰帶揮打肉包子背部,打下去是有金屬扣子的一頭。
 
  伊伊伊伊伊伊伊伊……肉包子忍著痛,腳猛跺地面。
 
  我心情不好,上山。
 
  肉包子沒敢怠慢,也沒有說話,腳趾就踩在石地上前進了。
 
  每天走過無數那么多次的一段斜路,今晚又要走多一次。
 
  大傻骨架是比較大,但也沒胖到會比煤丘重。
 
  原來,車子本身就裝滿煤沙,若肉包子試圖坐下,煤沙就會傾瀉出來,這樣九成會被工頭打個半死,她只能伴著這些重量入睡。
 
  大傻就粗魯地坐在車子的煤沙上,反正他也全身沾煤了也不介意。
 
  咯吱咯吱咯吱,金屬車輛發出不太悅耳的聲響。
 
  幾經辛苦終於上了斜路,到了平時採礦場入口。
 
  大傻說:再上去吧,我想到最高那兒看看景。
 
  肉包子躊躇地說:可是……工頭說不可以……
煤場上的截肢女孩1 12
未完待續

    閱讀感言

    所有關于煤場上的截肢女孩 白夜弦的感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