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愛看美文網:打造最干凈唯美網絡美文閱讀社區!

西班牙人皇家社会主场:蟒蛇和一個小女孩的愛戀、【小女孩為了大蟒蛇放棄父母】《蛇也

作者:渲染流年 來源:時間:2011-02-10 00:00 閱讀: 次   我要投稿
  

皇家社会对比利亚雷亚尔 www.swroyx.com.cn   西口村很窮,日子過得苦。有人便捕蛇來維持生計。
  
  這是個危險的活兒。需要膽量,也需要運氣。若不是不心給咬著了,后果不堪設想。村里有人就給蛇給咬到,結果截掉一指頭。
  
  但蛇很有賣價。拿到酒樓,往往能賣個幾十塊錢一斤。所以,還是有人肯冒險。初春一過,村里總有幾個漢子山前山后地尋找蛇的蹤跡,有時往往走上一天。
  
  傳言,村南邊靠河的野地里有只大蟒。村里的漢子沒少走過那地方,但始終沒見著。
  
  村民老贊在河邊截了下一段河條,筑起了大壩,搞起了魚塘。為了防止有人偷魚,老贊夫婦倆輪流守著魚塘。
  
  夜里,老贊的老婆去魚塘換老贊,經過雜草叢邊的野地,見一黑色物體橫躺在小路上。老贊的老婆就一腳踩上去。她以為是根木頭。然而腳下卻有肉乎乎的質感,老贊的老婆驚異間,那物體蠕動起來。她嚇得趕緊跳下來。那東西飛速鉆入草叢中,一眨眼不見了。老贊的老婆驚出一身冷汗,后來仔細回憶方醒悟那是一條大蟒。
  
  村里有個叫芳芳的姑娘,人長得非常標致,白白凈凈,水靈水靈的。因為家里貧困,讀到高一便綴學了。春耕一過,家里沒什么活兒,父母便命她去河邊放牛。
  
  河岸有幾叢竹林,芳芳常坐在里面躲太陽。竹林里很涼爽,很舒服。有天,她坐著坐著,突然感到身后有股冷颼颼的涼意,后頭一看,一黑衣男孩正蹲在她身后,看著她。她嚇了一跳,站起身跑開幾步。男孩沒有追過來,她便在一頭坐下。一會偷眼打量這男孩,發現他長得特別俊美,竟不似人間人物,便懷疑他是個鬼,心里頓時懼怕萬分。當下想起身逃走,哪知男生卻先行離開了。
  
  以后芳芳在河邊放牛總會看到他坐在竹林里,只瞇瞇對她笑,沒有絲毫惡意。日子久了,芳芳也不害怕了。后來男生主動過來跟她搭話,倆人越聊越投機。芳芳問他是哪個村的。他指山那邊。他說跟父母不住村里,住山上。芳芳也沒覺奇怪。幾個他鄉人承包了那個山頭,種植大片果樹,這事村里人都知道。
  
  太陽要落山了,兩個竟聊得意猶未盡,有點難分難舍。男孩說,我叫舍龍龍,只要沒事我就下山來找你。好嗎?芳芳高興地點點頭。
  
  第二天,芳芳把牛牽到河邊的時候,他已經坐在那里等她了。兩人又說了一會兒話。芳芳說沒吃飯來,好餓。他便轉身鉆入竹林深處。一會出來時,手里提著一只野兔。野兔已經死了。他麻利地拔下兔皮,兩人開始烤兔肉吃。
  
  此后,舍龍龍幾乎每天都給她弄些野味。有時是山雞,有時是野兔。更多的時候,他會下河里摸魚。河里的魚好肥大,也不知道他用什么法子,每次都不會空手上來。日子久了,兩人相互產生了慕之。
  
  芳芳因為長得相當漂亮,村里幾個年輕的小伙曾明里暗里向她表達了愛意。有個叫二皮小伙子,有回晚上從外面喝點了酒回來,遇上芳芳,便起了色心,捂住她的嘴抱到暗處玷污了。
  
  芳芳哭著告訴娘。芳芳的爹爹提著菜刀去了二皮家。二皮那八十歲的老就給芳芳的爹跪下了。二皮的娘說,是我沒教好兒子,要怪就怪我吧。二皮沒有爹,家里就他跟他娘兩個人。
  
  芳芳的爹還是把二皮揍個半死。后來二皮家給芳芳的爹塞了一千六塊錢欲私了。芳芳的爹開始不愿意,堅持要把二皮弄到牢里去。那個年代,在鄉下姑娘的貞操看得何等重要。芳芳的娘就跟芳芳的爹說,破身就破了,別把事情弄得人人都知道,以后人家怎么看芳芳?
  
  芳芳的爹還是不愿意。二皮的娘見機補上幾句,二皮都被你揍成這樣了。再把他抓到牢里去,芳芳也還不了身了。芳芳的弟弟明年就上中學了吧,這點錢不多你們先拿著用。
  
  芳芳的爹想了想,就同意了。不過又開口向二皮要了一千。
  
  兩千五,就把一個姑娘的貞操給“賣”了。芳芳為此大病了一場。在家里躺了四天三夜,不吃不喝。第五天爬起來時,人瘦不成樣。她想到了舍龍龍。
  
  她來到河邊的竹林里,舍龍龍早已坐那里。舍龍龍一看見她,驚訝地問她怎么了。她不說話。舍龍龍一臉焦急,說,我每天都在這里等你。你不來,我都快忍不住去村子找你了。芳芳就忍不住哭了。舍龍龍把她抱起,放在腿上,小心安慰她,問她發生什么事了。芳芳就把事情一五一十地說了。舍龍龍聽了氣得直發抖。
  
  二皮其實本性也不壞。二皮長得倒也是一表堂堂,在家很孝順他的老娘。他對芳芳暗戀已久,那晚喝多了酒壯了色膽,做出了糊涂事,二皮很羞愧。雖然這事瞞得緊,但二皮呆村里總覺得無地自容。白天做完活兒,等天一擦黑就往鄰村里竄。
  
  晚上夜色很好。二皮把飯碗一放就出門了。過了村口,到處的齊頭的野草,寬大的土路在月光下蜿蜒,拉伸出一條灰色來。二皮走著走著,突遠遠望見前方路的中央盤著個黑東西,把路兩邊占得滿滿的。二皮一愣,這是啥???他放慢腳步,往前靠近些,啊,一條大蛇!一條身如小桶粗的大蛇!二皮的腿頓時軟了。
  
  那蛇發現了二皮,把頭高高地竄起,晃動一下腦袋,再往前一伸,倏地張開嘴,傾盆血口就現在眼前,離二皮有五米之遙。
  
  二皮趴在地上不敢動。他知道,只要他一起身逃走,那蛇定會撲上來。他小心地往路邊一點一點地挪動身子,然后順勢一滾,翻進草叢里,連滾帶爬地跑回到村里。
  
  他沒有直接回家,而是進了唐平家。唐平是村里捕蛇能手。聽了二皮哆哆嗦嗦地把話說完后,操過一支獵槍就要出門。唐平的老婆過來攔住他,說,這蛇這樣大怕是成精了,咱還是別去招惹它。唐平就有些猶豫了。他想了想,對二皮說,去招呼幾個人來。多一些好對付些。
  
  二皮叫來五個漢子,全是干過捕蛇這個行當的。帶刀的還刀,帶槍的帶槍,一行人趕到路邊,卻不見那蛇。唐平說了句,二皮,是你眼花了吧?正說著,路邊的草叢里忽傳出“哧哧”的聲音。眾人抬眼一看,那蛇正盤在那里,高高地仰著腦袋,口吐著信子。黑色的鱗片在月光下閃著亮光。
  
  唐平驚呼,是蟒哩。眾人都吸了一口冷氣,當下不敢動。這蟒晃了一下腦袋,直愣愣地朝二皮這邊方向擺正頭部。二皮嚇了一跳,趕緊躲在唐平的身后,說,丫的,我怎么感覺它在盯著我看啊。老唐,快開槍。
  
  唐平就揣起獵槍,猶猶豫豫地朝那蟒開了一槍。“砰”一聲槍響之后,風呼呼刮起,野草皆伏倒。待風停后,蟒居然在眾人眼皮下消失了。大伙暗知不妙,這蟒不是一般的蟒,得罪它了不知是什么后果。
  
  果然當晚回村后,唐平就病倒了。這病把唐平折騰得死去活來,抬到醫院里醫生也查不出病因。這樣耗了兩個星期后,竟又獨自好了。二皮卻是沒事。有人便猜測那晚看到的不是蟒,怕是龍哩。一時間,村里傳得沸沸揚揚,人人都把此當成話資,興奮地談論著。
  
  芳芳也聽說此事,卻沒有絲毫興致去打聽。因為自打那天起,舍龍龍就再沒出現過。芳芳很黯然,她想,難道龍龍嫌棄我了?
  
  冬天到了。有人給芳芳介紹了門親事。對象是老五村的王碼。王碼開了個木材廠,很有錢,是老五村第一個蓋起小樓的人。芳芳的爹娘對王碼很滿意,但芳芳不答應。芳芳的娘就說,你一個山溝溝里的姑娘家,還指望什么?王碼家里條件這么好,別家姑娘想嫁都嫁不到哩。其實王碼本人,芳芳也見過,說不上討厭。但芳芳心里還惦著舍龍龍。
  
  整整一個冬天,舍龍龍都沒出現。芳芳坐在竹林里,細細地回憶起舍龍龍那張英俊而溫柔的臉,心里一陣陣難過。她想,也許舍龍龍再不會來找她了。
  
  早春過后,芳芳像往常一樣把牛牽到河邊。老遠望見一個人就立在河邊上。一身黑衣打扮,站勢挺拔,不是舍龍龍還有誰?芳芳一陣狂喜,叫了聲龍龍。
  
  舍龍龍笑著,奔過來把她抱起,轉了一圈才放下來。兩人開心地哈哈笑過之后,芳芳突然覺得很委屈,眼淚就刷刷地流下來。她嗚咽地說,我還以為你不要我了。
  
  舍龍龍說,傻瓜,就會亂想。怎么不想想我會出什么事???
  
  芳芳愣了一下,急忙問,你沒出什么事吧?
  
  舍龍龍笑了笑,說,沒事。只不過有事來不了。不過我每天都想你呢。只盼著冬天快些過去,好來找你。
  
  芳芳就有些生氣,說,為什么要等冬天過了才能來找我?
  
  舍龍龍有些尷尬,吱唔著說,我,我比較怕冷。見芳芳一臉疑惑地看著他,便又加上一句,我生病了。
  
  芳芳有些心疼,捧著他的臉看了看,面色紅潤,沒有任何生病的跡象,這才放心。兩人在河邊耍了一會兒,又坐回竹林里說話。
  
  芳芳指著連綿起伏的山群,問,龍龍,山上好玩嗎?
  
  舍龍龍說,好玩啊。
  
  芳芳說,過幾天到周末,讓弟弟放牛。你帶我去玩好嗎?
  
  舍龍龍說,好。你想去哪我都樂意帶你去。
  
  正說著,老贊的老婆趕著芳芳家的牛過來了。她老遠就叫著,芳芳啊,咋不看牛,都跑到我壩上來了。
  
  芳芳這才發現,原來只顧著說話,牛走遠了都不知道。老贊的老婆看到了舍龍龍,眼前頓時一亮,好個帥小伙!芳芳跟他站一走,簡直像一對玉人。又見兩人牽著手。于是問,喲,哪村的小伙子,咋看著眼生呢?
  
  芳芳這時才趕緊掙脫舍龍龍的手。舍龍龍微笑著,非常禮貌地回答說,我住山上。所以阿姨不曾見過我。
  
  老贊的老婆就忍不住多看他兩眼。知道兩人正談,當下不好意思多呆,叮囑芳芳注意看好牛后,便回去看守她的魚塘了.
  
  幾天后,舍龍龍真的把芳芳帶到山上去了。山上亂石很多,舍龍龍小心翼翼地牽著她的小手,有時干脆把她抱起來。兩人爬上了一座山頭。山上各種野花地競相開放,把山石裹得紅一片,黃一片,像披了花衣裳,好燦爛。芳芳指著一大石頭頂上說,瞧,那幾朵花好美??!舍龍龍立即說,我給你摘來。不等芳芳回應,就輕快地竄上那片亂石上。石頭很陡,芳芳的心都懸起來了。
  
  遠處有說話的聲音,愈來愈近。三個男人扛著鋤頭走過來了。估計是給另一山頭上的果園做活的工人。
  
  三個男人一見芳芳,眼睛都直了。這幾個男人對視著使了個眼色,一個稍年長的冷不丁地丟下鋤頭嘻笑地從后面抱起芳芳。芳芳失聲尖叫起來。
  
  舍龍龍回過身,怒聲喝道,你們干什么?
  
  這三個男人這才發現石頭上有個人?;蛐硎強此嗝睬逍閶硬瘓?,又仗著自己人數多,他們竟無退意。那年長的說,玩一下嘛。說著把手伸到芳芳的檔下。
  
  舍龍龍從亂石上跳下來。他氣沖沖地沖過來抓過那男人,用力一甩,竟把那男人整個兒拋到數米開外。男人重重落在地上,背部砸中石塊,哼地一聲,然后兩手抖個不停,不知死活。
  
  芳芳嚇壞了。舍龍龍把她拉到身后。另外兩個一看同伴受傷了,眼都紅了。其中一個抓著砍柴刀惡狠狠地朝舍龍龍揮過來。芳芳來不及尖叫,只覺得眼前一花,那柴刀已被舍龍龍的兩根指頭牢牢捏住。
  
  舍龍龍順勢搶過柴刀,兩手用力一彎,那硬生生的鐵片竟斷成兩截。兩個男人都嚇傻了,大叫“鬼啊”,丟下同伴逃下山去。
  
  芳芳膽膽戰心驚,半晌回過神來才說,龍龍,你力氣好大啊。
  
  舍龍龍說,這個算什么。只要有我在,拼了命我也要保你周全。
  
  芳芳指著受傷的男人,悄聲問,龍龍,他是不是死了?
  
  舍龍龍就笑了。說,那會這么輕易死掉。這些個流氓,等會兒會叫上人來抬走的。
  
  太陽偏西了。
  
  舍龍龍織了個花圈圈戴到芳芳頭上,站開幾步打量著,說,芳芳,你真好看。忽抬頭看了看太陽,又說,芳芳,我背你下山吧。
  
  芳芳說,不行啊,我怕摔。
  
  舍龍龍半蹲下來,說,上來吧。不可能摔的。
  
  芳芳還是不太肯,猶豫著說,不行啊,我怕把你累著了。
  
  舍龍龍急了,說,累了我再把你放下來好吧?快點上來,太陽落山山上就黑黑的會嚇壞你的。
  
  芳芳就讓他背了。
  
  芳芳在舍龍龍背上悄聲說,龍龍,只要跟你在一起,在哪我都不怕。
  
  舍龍龍就笑,說,抱緊我。然后發足勁地往山下狂奔。芳芳只聽到耳邊的風呼呼地響著,周邊的景物飛快地往身后掠去。她緊緊地摟著舍龍龍的脖子,不敢說話。
  
  舍龍龍一直把她背到村口才停下。芳芳跳下來,有些不可思議地說,龍龍,你怎么能跑得這么快?舍龍龍撓撓頭,說,這還算快???
  
  正說著,二皮低著頭從村里出來。舍龍龍一見他,臉上的笑容立即收起來。兩手握成拳,指關節在“噶嘣噶嘣”作響。二皮見了兩人,也愣了一下。芳芳輕輕地拉了拉舍龍龍的手,說,別打架。舍龍龍的拳頭就松了。他抑起頭,晃了下脖子,把頭抬了個高度,很傲慢地盯著二皮。二皮很尷尬。
  
  芳芳走后,舍龍龍突然上前一腳就把二皮揣倒。二皮趴在地上,有些反應不過來。舍龍龍晃了下脖子,不等二皮爬起來,上前又是一腳。然后大搖大擺揚長而去。二皮想罵人,但終沒敢罵出口。他覺得這個男孩的眼神很熟悉,尤其是晃脖子的動作,似乎在哪里見過。
  
  芳芳的娘很快從老贊老婆的嘴里知道了芳芳談戀愛的事。芳芳也不隱瞞,大大方方地告訴了娘,并堅決地表示,只要舍龍龍肯娶她,她就必嫁他不可。芳芳的娘就跟芳芳的爹就商量了下,決定讓芳芳把舍龍龍帶來家過過眼。
  
  舍龍龍進西口村的那天,村里像炸開鍋一樣,雞犬不寧。狗沒由來地嚎叫著,豬在圈煩躁不安地亂竄,雞鴨四處亂走。村民很納悶,但又不知道原因。
  
  芳芳把舍龍龍帶入了自家院里,芳芳家那條土狗就“汪”地一聲怪叫,慌慌張張地跳過院門跑走了。院里的雞亂成一團,撲騰撲騰地拍著翅膀想飛出院里,卻又沒有狗那樣的能耐,于是一圈一圈地轉著,弄出許多灰塵飛飛揚揚的。
  
  芳芳的娘就說,這些雞中邪了嗎?芳芳的爹看在眼里,心里暗暗一沉。芳芳的爺爺在世時曾靠看風水算命為生。芳芳的爹從小跟著接觸多了,自然有了那方面的敏感。他不動聲色,一面客氣把舍龍龍請進家來,一面又警惕地細看他的臉,想從中看出些端倪。舍龍龍的臉是清秀的,表情是和善的;說話斯文得體,舉手投足大大方方。沒有任何破綻!
  
  左鄰右舍的大娘大嬸時不時竄到芳芳家,要么借根針,要么借個桶。有的干脆坐著不走了。她們都想看看老贊老婆提過的這個高大的男孩兒到底英俊到什么程度??春蠖妓搗擠頰嬗懈F?。一些膽大的姑娘竟從芳芳的院外探進了腦袋。芳芳的娘好生得意。原本她看好王碼的,但沒想到這舍龍龍竟讓人這般喜愛。當下就默認的芳芳跟舍龍龍的來往。
  
  芳芳的爹一直沒表態。晚上睡覺時芳芳的娘便忍不住問他的意思。芳芳的爹就說了,這舍龍龍有股妖氣。芳芳娘就啐道,別擺你爹的那套,動不動就妖氣妖氣。我看你都成妖精了。芳芳的爹說,你沒看到他一進家里,狗都嚇跑了。咱家的狗向來都兇得很?;褂心切┘?。芳芳的娘就不說話了。芳芳的爹接著說,老五村的大炮就在山上干活。他說過那果園老板壓根就沒兒子。芳芳的娘立即說,他可沒說他是果園老板的兒子。他家是打獵的。芳芳的爹嘆了口氣,說,我找唐平問過了。唐平他們在山上經常竄來竄去的,那荒山野嶺的若有這么個人家,他們會不知道?這孩子來歷不明哩。
  
  芳芳的娘愣了。半晌才說,她爹,這可是大事,別亂說,傷了女兒的心哩。芳芳的爹說,你別跟芳芳說啊。我再看看。
  
  過了些日子,舍龍龍在山上打傷人折斷柴刀的事漸漸傳到村里。但他們不認識舍龍龍和芳芳,這事就傳得有些神,說是山上有對金童玉女什么的。事情傳到芳芳爹娘耳里,兩人就猜測著會不會是芳芳跟舍龍龍。于是叫來芳芳問話。芳芳看父母臉色很嚴肅,不敢隱瞞,一五一十把經過說了。兩人聽了都覺得心驚肉跳的。
  
  芳芳的娘偷偷跟芳芳的爹說,這龍龍怕不是普通人家的孩子。芳芳的爹說,你別張揚,容我想想。
  
  芳芳自從得到娘的默許后,跟舍龍龍來往得更加親密了。他們常在河邊嘻笑玩耍,羨慕死村里的許多姑娘和小伙子。
  
  一天,芳芳照例去放牛,芳芳的娘往她手里塞了個水壺,說,天熱,給你灌了點涼茶。讓龍龍也喝點啊。芳芳高高興興地接過了。她沒有看到一個場景:她娘回屋后對她爹說,她爹,不會出人命吧?她爹說,放心吧,只要是常人喝了沒事的……
  
  芳芳把這茶水先給舍龍龍喝了。舍龍龍一臉汗,接過來“咕咕”地喝上幾口,然后遞給芳芳,說,你也喝。芳芳端著壺口對到嘴里。舍龍龍突然呆了一呆,攔住她,急急地說,別喝,這水不干凈。然后蹲下來做嘔吐狀。芳芳在一旁輕輕地拍著他的背,急著問,你怎么了?你怎么樣了?
  
  舍龍龍干嘔幾下,卻又吐不出一物。抬頭問芳芳,這茶水哪里來的?芳芳看他臉色發白,嚇得快哭了。她抱住他說,是娘煮的茶水。舍龍龍就驚了一下,不說話了。他躺倒在芳芳的懷里,人變得很虛弱。芳芳說,龍龍,你怎么了?是不是中毒了?
  
  舍龍龍勉強地笑了笑,說,沒事,不要擔心。我只是有點暈。
  
  芳芳很著急,說,要不我背你回家叫爹看看。
  
  舍龍龍抬起手,輕輕地扶著她的臉,柔聲說,傻瓜,你怎么可能背得動我。就是你爹,你弟弟加在一起,也背不動我的。舍龍龍眼神變得有些迷離,后來就干脆閉上眼睛。他虛弱地說,芳芳,求你一件事?
  
  芳芳說,什么事?你說。
  
  舍龍龍說,求你別嫁給別人。我一定會回來。一定會的。
  
  芳芳使勁地點點頭。
  
  舍龍龍說到后面便像是在自言自語了,他喃喃著,跟你在一起,我什么都愿舍棄。我在山上住了多少年了,從來沒有人能牽住我……
  
  芳芳聽他越說越糊涂,不知如何是好,只是緊緊地抱住他。舍龍龍倏地睜開眼,表情很痛苦,他吃力地說,芳芳,你,你快回家去。
  
  芳芳嚇了一跳,她這個時候怎么可能丟下舍龍龍離去?她更用力地抱緊他。舍龍龍嘆了口氣,說,那你走開幾步好嗎?不要回頭看。答應我,不管聽到什么聲音,都不要回頭看。芳芳很疑惑。舍龍龍都快哭了,說,快啊,芳芳??彀?!
  
  芳芳只好照做了。她走開一小段距離。舍龍龍叫了聲,不許偷看啊。便沒有任何聲響。芳芳等了一會,身后有“嚓嚓”的聲音。她忍不住了,大聲說道,龍龍,我要回頭看了。連著叫了幾聲,沒聽到舍龍龍回應。她就轉過身去了。
  
  哪還有舍龍龍的影子?地上散落的舍龍龍的黑衣裳,芳芳過去把它們拾起來。竹林深處傳來“嚓嚓”的聲音。芳芳便追過去。但她來晚了一步,她只看到草叢里露出的半戴蛇尾巴正緩緩地朝山那邊去。
  
  芳芳大驚!莫非龍龍讓大蛇給吃了?她呆住了。
  
  她顧不得許多,遠遠尾順著大蛇一路追去。那蛇爬得很慢。大概發現身后有人,便停下來,微微地旋過蛇頭,一動也不動。芳芳不敢靠近,抖膽打量起蛇身。按常識,蛇若是吞進一大活人,因為沒能立即消化,吞下的物體必將蛇身撐起高高一塊。但見那蛇黑亮光滑,并沒有凸起的部分。她這才稍稍安了心,才感覺到害怕。
  
  那蛇停了一會,沒理會她,又繼續前進,走了。
  
  芳芳扯開嗓子喊著舍龍龍的名字,把河邊都找遍了,還是沒找到?;丶腋嫠叩?,芳芳的娘有些慌張。芳芳的爹卻是一臉鎮靜。芳芳的爹說,他不舒服就走了。沒事的,過兩天就會回來的。
  
  于是,芳芳每日都到河邊等,不管刮風下雨。然而舍龍龍這回再也沒來過。芳芳哭過,病過,也曾獨自一人跑到山上尋過,還是沒有任何蹤跡。兩年多的時間就這樣過去了。后來在芳芳的爹娘硬磨軟泡下,芳芳嫁給了王碼。
  
  婚禮那天很熱鬧。來了很多人,都說新娘漂亮極了。王碼很風光。但洞房花燭夜后,發現芳芳不是處女身,就很失望。王碼是個非常傳統而又保守且愚昧的男人,便對芳芳冷落起來。芳芳也不介意。她心不在王碼身上。她可以把日子就這樣平淡地過下去。但一次酒桌上王碼無意中從別人嘴里聽到了芳芳跟舍龍龍的過去,一時醋意頓生,回去竟把芳芳打了。從此,芳芳惡夢般的生活開始了。王碼開始只是酒后才動手,到后來膽子漸大,不高興了隨時都會甩個耳光過去。芳芳的娘來看女兒,一見往日嬌嫩白凈的芳芳竟變得鼻青眼腫體無完膚,便放聲大哭,說,早知是這樣,不如讓你就跟那條蟒走了算了。芳芳一聽,忙問,娘說啥?蟒?芳芳的娘也不忌諱,全說了。芳芳聽得呆呆的,腦子里就閃過那條大蛇的影子。
  
  當晚,她把跟舍龍龍的過去慢慢地回想起來,她相信娘沒有騙她。她把舍龍龍的留下黑衣裳掏出來,那是她一直藏在衣箱里的秘密。她捧著衣服偷偷跑到屋后哭個肝腸寸斷。屋后黑黑的,那里對著一片山。
  
  王碼氣極敗壞地在家里罵著,你這個婆娘,嚎什么嚎。芳芳把黑衣服揉進懷里,王碼過來就把她扯回屋里。院子的狗突然倉皇地跑進屋里,躲進床底,怎么也不肯出來。王碼拿根棍子邊趕邊罵。芳芳只覺得好笑,站門口看著,猛然覺得有個黑色的影子就趴在窗口邊上。抬頭看去,是大蛇的腦袋。芳芳的心“咯噔”一下,龍龍?
  
  她沖出門外。沒有大蟒的影子。她心里頓時很失望。一連幾天她便想著這件事,她以為是自己的幻覺。
  
  王碼開了個木材廠,自己也在山上種了百來株樹苗。王碼每隔幾個星期便去看看。這天是個大晴天,王碼帶上柴刀到山去了。樹苗已經慢慢地長開了,有碗口般粗。王碼轉著一圈,感覺很滿意。這時,風突然大起,樹呼啦啦地作響。王碼有些睜不開睛,只聽得旁邊的灌木里有物體黑黑的呼之欲出。
  
  王碼嚇死了。正想掉頭跑走,一條巨蟒竄了出來。這蟒高高地擎著它的腦袋,“嘶”地張開大嘴,極憤怒兇狠的樣子,把前身引得足有三米來高。王碼渾身哆嗦,右手緊緊地握著柴刀。蟒非常急速地伸過頭來,啄住了王碼的手背,硬生生地好好好走一塊肉。王碼一聲慘叫從山上滾下來。他的半個手臂已經開始發黑了,腫得老高。王碼一看,那柴刀居然跟著滑下來,他想都沒想,抓過來就把右手臂砍下來。
  
  王碼拖著一路血水回到村里時,人就栽倒了。村民們趕緊把他送醫院。芳芳沒有跟著去。她失蹤了。
  
  村里有人看到她穿著一身黑,往山那邊跑去了。王碼出院后便帶著幾個男人去找,山前山后翻了遍,影都沒發現。
  
  幾個月后,王碼一個剛嫁去外鄉的堂姐在趕集時看見她。很漂亮,如仙人一般,夾在人群中非常醒眼,王碼的堂姐一眼就認出來了。問她話,她只是笑,不回答。王碼的堂姐就叫來兩個男人一路跟著她走,跟了老遠,跟到荒外。一個非常英俊的少年過來牽住芳芳的手,芳芳就回頭對堂姐說,回去告訴我爹娘,只當沒生我好了。我過得很好,不要來找我。說完就走跟著那少年走了。
  
  堂姐沒法子,叫兩個男人去抓回來。男人不敢。說,那男孩住山上,邪乎著呢。
  
  王碼后來也去找,但王碼的堂姐夫沒讓他上山。堂姐夫說,那大山深處至今都沒人敢進去。迷宮一樣哩。
  
  提起男孩,堂姐夫說不清,只說今年有人看到過,沒人敢招惹。
  
  

    閱讀感言

    所有關于蟒蛇和一個小女孩的愛戀、【小女孩為了大蟒蛇放棄父母】《蛇也的感言
    理财平台最新排名 产业基金配资要求 上海快三今天开奖查询 nba新秀排名 114配资平台查询 11选5任3口诀 2016股票配资平台排名 黑龙江6 1开奖 掌悦理财 山东11选5开奖时 NBA直播吧 000337股票行情 贵州快三和值走势图 台球比赛直播 cba赛程转播 贵州茅台股票分析报告2018